科古明心-心靈成長的喜悅道途

《命運》

小鎮、小店、小攤

走在既熟悉又陌生的街道,時空彷彿就藏在暮色的腳步中,隨著時代的變遷,小鎮似乎還是記憶中的模樣,但細細品味卻又有了不同。

轉角的雜貨店被便利商店所取代,年輕的店員將手搖杯、烘焙麵包和關東煮一一呈遞,或許下個月連調酒和燒烤都能掌握吧?清冷的涼意隨自動門開啟流洩而出,卻再難看到那位臉上總掛滿笑意,會向人們熱情招呼的雜貨店奶奶了。

幾步之外的小吃店傳來熟悉的香味,老闆依舊嫻熟的完成烹調,也不再是遞給店內嗷嗷待哺的食客,而是在與手機和時間爭鋒的外送員,少了些什麼的晚餐,生意反倒看似是更好了。

街景

民居內傳出的新聞聲量,即便在街上也清晰可聞,好像也比記憶中更大聲了。

繼幾十年前立法院因為「證明相互拳打腳踢,比起發動戰爭更能為他們帶來利益。」,而獲得搞笑諾貝爾和平獎後,政客們再次獲此殊榮——選舉候選人的「論文抄襲與學術倫理爭議,大幅提升人民對於高等教育的關注度。」

隱約可以看見人們正襟危坐聽著報導,帶著幾分宗教廟宇中的亢奮與狂熱,恰如其分地呼應媒體策寫的內容。

一邊與記憶中的場景回憶對照,一邊繼續在昏暗中前行,不知不覺來到巷尾騎樓的算命小攤前。

一股澎湃的強烈呼喚,讓人不由自主地扭頭望向小攤,以及坐在攤位上的那位老人。儘管在成長過程無數次回家的路上來到這裡,又好像是生命中第一次的偶然相遇

血紅色的棉布平整的鋪在桌面,看似尋常的太極圖好像在不斷流轉,桌上放置著陶瓷小香爐,更是隱約可見薰香裊裊而出,吞吐逸散氤氳宇宙。雖然僅有幾步之遙,卻彷彿身處不同的時空之中,方圓之間建構出一種難明的玄秘與奧妙。

但這一切,都只能作為老人的陪襯。

老人

老人滿頭銀髮,身著常苔蘚綠色漢服,沈穩而寧靜地端坐於攤上,凝神細察會訝異的發現,死亡的力量與生命的活力同時在他身上矛盾而和諧地彰顯,就彷彿注視著一株擎天古木,上頭有著凋零的枯枝落葉,亦存在萌發的種子嫩芽。

舉手抬足之間帶著自然的韻律,彷彿亙古至今傳承的真理,明明沒有吐露隻言片語,卻偏偏像是道盡了一切,老人儼然便是整個世界的縮影,具體而微的傾訴宇宙的共鳴

老人的眼睛會說話,不像一般上了年紀後的混濁,而是帶著三分孩童的純粹、三分青年的活力、三分成年的經驗,以及一分說不明道不清的智慧,那是真正靈魂與塵世的窗口,靈魂之窗。

老人

在這一刻,世界靜了下來,好似只剩下老人的存在,思緒清晰的流動著,但思考的枝枒卻未曾蔓延,只是在感受與反應間擺盪,如果不是確信自己在二十一歲後滴酒不沾,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快要喝醉了。

待到回過神的時候,我已在小攤上與老人相對而坐。

對話

「呃……老人家您好,你這有幫人算命嗎?」,雖然還有點搞不清楚當下的處境,但理工背景出身的我仍下意識地開口問道,以前對這類玄秘玩意是抱持存疑,然而方才的遭遇很難讓人如此堅持下去。

老人望向我,眼眸好似藏著閃爍星辰的天穹,笑著反問道:「你覺得,人的未來是能夠被預測的嗎?」

我愣了愣,沒料到會得到這有些狡猾的答案,便帶著幾分挑戰意味淡淡回道:「當我們對於過去有著足夠的瞭解,並獲得足夠的線索之後,的確可以對於未來的各種可能性有所期待。」

稍作停頓,續道:「但前提是,獲得『足夠』的線索。」,同時暗忖「算命」幾乎是沒有線索可言的,出生時地、掌紋、外貌或機率性的抽卡遊戲,要說是線索也未免太牽強了,又不是福爾摩斯!

占卜

老人點頭笑著說道:「其實從占卜的角度而言,個人的未來的確是無法確定的。」

他轉頭望向長街遠眺依稀的燈火,續道:「你的信念、想法、慾望、思維以及潛意識,共同在時光長河中譜寫著未來那份可能性。每當你放下過往的執著、起身追逐新的目標、渴望不同的新事物,你也在同時在創造著你的未來。

面對這個似乎在拆自家招牌的回應,我面色古怪地納悶問道:「照這麼說,那您老這個攤位豈不是……?」

「因為,占卜的目的是為了協助人們,釐清過去和看見當下的選擇呀……靈魂提供最初始的能量框架,但是如何詮釋和建構人生,則是自由意志的選擇。」,老人再次凝視著我,莫可名狀的豐沛意象與感受湧入,我好像悟了些什麼。

「舉凡占卜,無論是相法、星術、卜筮、測字、通靈乃至風水地理,亦或西方的塔羅占星等等,本質上都是協助人們看見當下的狀態,或是瞭解自身在過去的『累積』,這多半也就足夠滿足人們對未來的好奇心了。」,言語不再只是聲音,而像是流水滋潤大地,滋養著我的心靈。

積壓在我靈魂深處已久的探問,在此刻自然的流洩而出:「只有過去與現在,為什麼能滿足人們對於未來的好奇呢?」

老人有些唏噓地嘆了口氣,遙望著小巷的店家與民宅道:「因為人們,死都不改呀~過往的熟悉與舒適太具迷惑性,人們在當下一直重複『過去的生命模式』,也就自然而然的譜寫『宿命般的未來了』。」

命運

「那如果是願意改變的人呢?」,成長教育過程養成的慣性,讓我下意識地對話語中未明的部分提出疑問。

老人緩緩將手劃過裊裊香煙,回應道:「若是人們願意不斷地成長,在生命裡持續活出嶄新的樣貌,這種人的未來多半難以捉摸,只能看出相對性的運勢,而如何去看見各種未來的可能性,提供給探問者,便是考驗占卜師功力所在的地方了。」

「不過,大型的集體性事件就不太一樣,主導者和集體意識往往在幾週乃至數月前,在靈性層次就錨定好事件的結果,這種結果要被改變就相對困難了。」

老人邊說邊將另一隻手合攏,煙就這麼被凝滯在一掌方圓的時空中。

我問道:「這就是新聞報導常提到的『預言』或是『國運籤』嗎,和大型事件相關?」,不知怎地,遠處新聞的聲音忽地清稀可聞。

老人輕輕擺了擺手,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,反倒是又拋出了另一個問題給我:「你知道過去的占卜和現在的占卜,並不是同一回事嗎?」

老人並沒有等待我回應的意思,他的聲音變得縹緲悠遠,恍若來自上古虛空,但是這段話語彷彿就此銘刻在靈魂深處,至今依舊清晰。

命運

「遙遠的上古,女先知們經由捨棄塵俗的羈絆與心智,讓自身處於一種與浩瀚宇宙靈性高度融合的狀態,並將在這種狀態中所看見的趨勢告知族人,這被視為一種預測未來的藝術,這是預言最初的樣貌。

世界各地的智者,也嘗試將這樣的趨勢加以整理記錄,諸如:《河圖洛書》、《易經》、《福音書》、《靈知》、《赫密士文集》等等,都是這股力量直接或間接的產物。

但隨著人類靈魂智性思考與獨立性的發展,人們逐漸遺忘了最初的連結,而嘗試只利用自身心智的理解力去看待占卜,發展了個體的力量卻遺忘了與世界的關係。

或許是利用生辰八字,從中推算星座、恆星、地平線的相對位置,以計算出星座的位置在人一生中將如何變化,來評估天體會產生有利或不利的影響。

也可能是只求牢記卦象或牌卡的釋義,咬文嚼字的計較每個定義,用一種彷彿智力推論的方式,去告知人們自己的計算結果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此刻我腦海中浮現街角的便利店,以及忙碌的外送員。

老人的語調猶如被鍍上一層歲月的印記,他詠嘆、她歌頌、祂呢喃:

「新的時代,需要迎來嶄新的靈魂曙光,並非上古先知的狂熱,也非當代算命師的純粹現實,而是以一種崇敬與虔誠的自由,去穿透未臨的黑暗迷霧,去點燃屬於未來塵世生活的光,這便是真實預言所欲啟示的靈性本質。

我們已然無法回到過去,時代轉變的號角已然吹響,世界正處於選擇的命運十字路口,多數的人尚且矇懞懂懂,幽暗荒原上的火炬仍待點燃,以踏往未知迎來將至之光

這是一場所有人與內在絕望的鬥爭,從個人內在尋求智性與智慧的平衡,不假外求地真正理解奧秘的本質。

不再有所謂的救世主,每一個願意挺身而出的都是英雄。」

火炬

不知何時,我已在回家的路上。

似乎明白了什麼,又好像一無所知。回首遙望點點燈火,那是過去的道路,是個人與集體的選擇所成就的軌跡,那前方呢?

漸行漸遠,長路漫漫。

這是我與老人的第一次相遇。

延伸閱讀:末法時代 V.S. 靈性覺醒新時代,背後隱藏的真相是……


如果覺得文章還不錯,歡迎和好友「分享」,下面按讚的按鈕,用力點五下可以「免費」的幫助我(需註冊),感謝你!!

或者如果你願意,可以「贊助我一杯咖啡」,你的支持是我書寫文章最大的動力之一。

小聲的說,其實右方與下方的網站也都不賴,你也可以參考呦~(灬ºωº灬)
歡迎分享文章~(〃∀〃)

4 Comments

  1. 聽弦

    明心大後來還有和那位老先生相遇嗎?
    挺好奇

    • 明心

      哈哈~這又是漫長的故事了
      等之後的文章吧=v=

  2. Mark Yang

    很喜歡你的文字,期待其他的作品

    • 明心

      感謝你的讚美^ ^,
      我會繼續加油~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© 2022 ScienceSpirit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